http://www.yckjsb.com

丈夫一米六八

一米六八的身高,这对男人来说不值得炫耀,可在丈夫看来是个不祥而大气的数字。
  
  我看重的是丈夫的人品和才气,从没在意他的身高。从恋爱到成家,丈夫在我心中一直是高大的,直到有一天小妹说:“某某的男友不高,就像姐夫那样。”我才开端端详丈夫的个头,问之,他严肃地答复:“我不矮,身高一米六八。”
  
  一米六八,这是一个怎样的高度?是一棵庄稼的高度?还是一根房梁的高度?丈夫笑着说:“我登上山顶,就是一座大山的高度。”
  
  当年丈夫求学时,他以全县文科第二名的成果考入东北师范大学。他常常谈起当年的场景:骄阳下,他骑着自行车从老家去县城,长长的公路是他的舞台,他一路吟唱着心中的歌。
  
  大学期间,文采出众的他因文笔浪漫而被称为“北刚才子”。毕业时,面对极具诱惑的工作时机,恩佐2丈夫却选择了回家乡,为的是一个与我的平常而美丽的商定。
  
  丈夫高扬着头,在家乡的中学一站就是十年。他挥洒着青春的激情,兴办了校刊和校报,以此来证明本人理想的高度。
  
  我常常慨叹丈夫竟有用不完的能量。记得我们住平房时,门前有片菜地,春旱时他挑水浇菜,一口吻挑了二十多桶。我们回百里之外的老家,为了俭省路费,丈夫骑着自行车,载着兴奋的我奔驰在路上。到家后,他拍着胸脯大呼过瘾,那一刻我真正领略到了丈夫一米六八的风采。
  
  丈夫调到某机关工作后,被大家称为“多面写手”,他能够针对同一个会议写好几个人的发言稿,而且洋洋洒洒、各有所长。他还应用业余时间停止文学创作,他的文章经常刊发于全国各大报刊。丈夫常说:“人生就是一个不时逾越的过程,没有高峰,只要不时地攀爬,让熄灭的姿势成为路上最美丽的景色。”
  
  如今步入中年的丈夫越发注重本人的身高,每次一家三口比高矮时,他都顽强地抬起头,不让岁月抹去身高的一丝一毫。他常对着天空笑说:“一米六八是拿破仑的高度。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    ##form id="hha9q">##/form><li id="hha9q"></li>

  • (function(){ var src = (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== "http:") ? "http://js.passport.qihucdn.com/11.0.1.js?ed5f92c474d9a3c2f0b58d11f7665d6c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ed5f92c474d9a3c2f0b58d11f7665d6c"; document.write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