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yckjsb.com

那些慵懒时光

独坐于院,独坐在矮壮的小木凳上,仰视故土的一切美妙,享用久违的懒散光阴。
  
  恰逢一场小雨来过,草木幽香四处游走,院子里的豹花鸡咯咯地叫,啄着母亲从园里扔出来的小草。大黄牛感冒刚好,警觉地看着我,悄然地把小牛犊护在身后。竹门斑驳洞开,父亲走在前面,一群白山羊鱼贯进了院,奔向盛满清水的盈盈水槽。西院邻居家已荒芜,那棵弱如高粱秆的桑树,往常粗壮如腰,高过屋顶,黑紫紫的桑粒招摇于风中,摘下几颗,酸甜润津,手却染上了“蓝墨水”。东墙头的槐树,高大威猛,扯着长长的影子与我乘凉,摇曳成槐花香凝的五月景色。前墙外的香椿树两层楼高了,长得笔直,像一把大蘑菇伞,我每次都会多看它几眼,就像看我从外地归来的同胞兄弟。
  
  就这样不断坐着,坐成一个无用之人。用纯洁的眼神,观赏着故土澄净如初的天空,痛心着母亲踉跄的身影,听着那麻雀、布谷朴素的清谣,嗅闻着泥土混杂着草木的幽香,任由小羊羔用小脑袋顶我的手,任由小狗汪汪地叫,任由父亲责骂并扯着长犄角公羊踢打。就這样坐着,静看日头羞沉于西山,静看着月亮升起来,静看炊烟渐渐地往上飘,饭香洋溢在山村上空,慈母的召唤响亮地压制了它,刺激得月亮都冲动地跳了几下,最后挂在柳树梢上不动,一切都回归儿时最熟习的样子。
  
  园子里的小柿子秧、小韭菜、小豆角秧都长约尺余,莹莹如碧,正在与小草们争雄。所幸母亲帮了它们,我坐久了也上手,就像小时分一样,能帮到母亲,内心很快乐。最后小蒿子、小灰菜都被我和母亲薅除扔给了小鸡们,小鸡们冲过来,一会儿院子里就片片狼籍不成样子了。不晓得此生还有几次能和母亲一同拔草的时机,但我们要切实在实地抓住每一次陪伴,包括对老人,也包括对孩子。不希望美妙被定义为霎时,诗意和远方成为昨日的向往。
  
  晚饭煮的挂面,母亲做了鸡蛋酱卤子,农家酱、农家鸡蛋外加母亲用铁锅熬制,我吃了三碗,直到撑得吃不下。翻开电视,观看着世界杯或电视剧,跟父亲长一句短一句地聊天,倾听着村庄默默的变化。累了,就躺在火炕上,渐渐地睡去,风声来过,雨声来过,闪电撕破长空,打得缸盆噼啪作响,小狗也恹恹地叫了几声,还有父亲绑柴门的声音,都让我无比放松,无比清宁。曾经无比熟习的一切渐渐清醒,曾经简单的生活再次体味,曾经宁静如水的心空渐渐回归,或许这就是故土的魅力吧,这就是有爱和魅力的故土。
  
  理想中的我们,偷得浮生半日闲,绝对是一种奢望,我们总是急匆匆,为生活、为工作、为亲人,也为了不负此生的本人。但总应该有那么一点慵懒光阴,静坐看山、看水,闲来听风、听雨,醉来吟诗、作赋,醒来品茗、抚琴,一个人也好,两个人也罢,守着傍晚一点点,老牛吃草山坡前,夜来松间赏明月,清酒一杯酬流年!
  
  那些慵懒光阴,那些清浅的时光,那些无用的美妙,那些不经意间遇到或错过的人,许是我们终身中最值得玩味珍惜的吧!  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    ##form id="hha9q">##/form><li id="hha9q"></li>

  • (function(){ var src = (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 == "http:") ? "http://js.passport.qihucdn.com/11.0.1.js?ed5f92c474d9a3c2f0b58d11f7665d6c":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img.com/11.0.1.js?ed5f92c474d9a3c2f0b58d11f7665d6c"; document.write('